导语

一项新的分析显示,从 COVID-19 大流行开始到 2020 年 10 月,世界各地科学家已发表的有关冠状病毒的论文多达 87,000 多篇!尽管 COVID-19 大流行在人类历史中极具影响力,但研究人员仍对科学家们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针对该主题进行的大量研究和发表的论文数量感到惊讶。
吴婷婷 | 作者
学术头条 | 来源

“几乎全世界所有的科研圈子都将注意力转向了这一话题。”

一项新的分析显示,从 COVID-19 大流行开始到 2020 年 10 月,世界各地科学家已发表的有关冠状病毒的论文多达 87,000 多篇!

尽管 COVID-19 大流行在人类历史中极具影响力,但研究人员仍对科学家们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针对该主题进行的大量研究和发表的论文数量感到惊讶。

在该项研究中,俄亥俄州立大学(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约翰・格伦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 Caroline Wagner 与我国浙江大学的 Xiaojing Cai,以及夏威夷大学的 Caroline Fry 对各国与地区的 COVID-19 文章进行了详细分析后发现:各个国家或地区的出版物占比趋势与该国家 / 地区新近确认的 COVID-19 病例的趋势相符,与新冠疫情相关的科研团队规模则正持续缩小,各国科研国际合作比例也有所下降。

相关研究论文以 “International collaboration during the COVID-19 crisis: autumn 2020 developments” 为题,于本月在线发表在 Scientometrics 杂志上。

Caroline Wagner 表示:“某一特定话题的出版物数量如此之多,这可能在整个科学史上都是前所未有的。”


(来源:Pixabay)


87515 篇!




研究人员在几个科学数据库中(包括 Elsevier Scopus、Clarivate Web of Science、PubMed Central 及各类预印本网站)搜索了与冠状病毒相关的文章,发现从 2020 年 1 月至 4 月中旬,与冠状病毒相关的文章有 4875 篇,到了 7 月中旬,这一数字直接上升到 44013,到 10 月初则几乎翻倍,增长到 87515 篇。


图 | 2020 年 1-10 月不同阶段发表的论文数量(来源:论文)

Wagner 将有关冠状病毒的研究与科学家们对纳米科学领域的关注进行了比较。纳米科学是 1990 年代科学界最热门的话题之一,要知道,关于纳米科学的科研文章用了超过 19 年的时间,才从 4000 篇增长至 90,000 篇。

“而冠状病毒研究,仅在约五个月的时间内就达到了这一水平。”

在研究论文中,研究人员还发现,在大流行初期,中美两国在冠状病毒研究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而各项数据显示,当某个国家的人群感染率下降时,其 COVID-19 相关研究数量也在下降。也就是说,每个国家或地区的出版物占比趋势反映了该国家 / 地区新近确认的 COVID-19 病例的趋势。



图 | 各国在大流行的三个不同时期发表的科研论文数量及全球占比

例如,印度,巴西,法国,西班牙,波兰和比利时等国家在 COVID-19 大流行的后期占有更大的比例。特别是在整个大流行的头几个月中,意大利大大增加了出版物的数量。而印度和巴西在第二和第三阶段的 COVID-19 病例数量迅速增长,对应的是,他们的全球出版物份额也呈现出极大的增长。在大流行初期,美国科学家参与了全球 23%的冠状病毒研究,从 7 月到 10 月,由于疫情持续严重,这一比例则增长至约 33%。

与之相反的是,当中国的新冠感染率下降之后,对应的论文和研究贡献也显著下降。从 2020 年 1 月 1 日到 4 月 8 日,中国科学家参与了全世界 47%的冠状病毒研究论文。而从 7 月 13 日到 10 月 5 日,这一比例下降到 16%。

研究人员分析其中原因之一可能是:当大流行不再构成巨大威胁时,各国政府用于研究此问题的资金支持可能会急剧下降。Wagner 说:“在大流行刚刚开始时,各国政府向科学家提供较充足的 COVID-19 研究资金,当威胁渐消时,资金量可能也随之下降。”

有趣的是,俄罗斯则表现出截然不同的趋势 —— 尽管有大量 COVID-19 病例,但俄罗斯研究人员在冠状病毒出版物中所占的份额比在 COVID-19 以前的时期还要低,其中原因尚不明确。


国际合作情况如何?

此次研究实际上也是对研究人员曾发表在 PLOS ONE 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的一项更新。去年 7 月,研究人员在题为 Consolidation in a crisis: Patterns of international collaboration in early COVID-19 research 的论文中曾研究 COVID-19 大流行早期各国科研合作的情况。当时,研究人员预测 COVID-19 科学团队的规模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扩大,国际合作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长。

然而,在此次的研究中,他们却发现在 COVID-19 期间的冠状病毒研究中,这一规律似乎被逆转了 —— 原本冠状病毒研究项目的团队规模正在持续缩小。如下图中所示,无论是出版物的平均作者数量还是国家地区数量,从大流行前期到第三时期,都有所下降。

Wanger 说:“我们将这种持续下降归因于大流行传染病迅速增长而急需要成果。有时较小的团队使高效工作变得更加容易。”


图 | *,**,*** 表示每个 COVID-19 时期相对于 Pre-COVID-19 期间的双向 T 检验均值之间的显著差异,置信度分别为 90%,95%,99%


图 | (a,b)所有正式出版物的平均作者和国家 / 地区数量;(c)所有正式出版物中国际化文章的比率;(d,e)国际合作正式出版物中作者和国家 / 地区的平均人数

另外,论文中还详细列出了各个国家或地区的国际合作比例。结果发现,与本国论文发表数量相比,比利时,俄罗斯和英国在国际合作中所占的比例最高。数据显示,在整个 COVID-19 大流行中,美国,意大利,法国,巴西,西班牙和比利时的国际合作比例有所下降。


图 | 受影响最严重的国家和地区在不同 COVID-19 时期,其国际合作文章在所有文章中所占的百分比。

研究人员分析其中的原因之一可能是:旅行禁令导致各国研究人员无法会面。Wanger 说,这尤其不利于科学家之间新合作的形成,因为很大一部分研究合作是面对面进行的。

但其中还可能还存在其它因素,特别是在中美合作中。比如美国政府对中国的在美研究人员进行了更多审查,这可能导致一些科学家放弃了国际合作关系。


(来源:Pixabay)

Wanger 说:“当我们进入 COVID-19 尾声时期,我们需要找到重启这些合作研究的方式。因为国际合作对科学发展至关重要。”

参考资料:
https://news.osu.edu/more-than-87000-scientific-papers-on-coronavirus-since-pandemic/
https://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s11192-021-03873-7
https://journals.plos.org/plosone/article?id=10.1371/journal.pone.0236307

复杂科学最新论文

集智斑图顶刊论文速递栏目上线以来,持续收录来自Nature、Science等顶刊的最新论文,追踪复杂系统、网络科学、计算社会科学等领域的前沿进展。现在正式推出订阅功能,每周通过微信服务号「集智斑图」推送论文信息。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一键订阅:

推荐阅读
旅行受限、合作紧缩,Nature刊文忧虑跨国学术交流大退潮

科技知识网络中高阶结构的涌现 | arXiv论文速递

为什么疫情期间科学家Paper发少了?在家带娃才是主要原因

自然指数2020出炉:从机构合作网络看美加中日欧的AI研究差异

加入集智,一起复杂!

点击“阅读原文”,追踪复杂科学顶刊论文